/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产品中心 > 天博官方网站

私教忽悠办信用卡刷走20万品牌店大规模闭店…健身房的“坑”为何慢慢的变多?

Product Details产品详情

  最近一段时间,多名网友在社交平台吐槽自己健身时踩坑——有网上的朋友表示,自己被南京某健身房忽悠,对方以“办理信用卡抵扣健身费用”为由,骗自己向该健身房对公账户打款20.88万元。后来得知健身房已更换老板,但钱已无法追回。同样遭遇的会员共有30多人,涉案金额600多万元。另外,某著名连锁健身机构在上海关闭多家门店后,充值数万元的老会员费用难以追回。原址经营的新店虽然器材人员基本没换,但表示已经没义务继续接待他们,双方多次发生冲突……为何健身房的“坑”慢慢的变多?上万元的会员费是否追回?消费者该如何挽回损失?对此,上游新闻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
  以往,很多健身爱好者是被所谓的低价折扣吸引,斥巨资办理了多年甚至终身卡,最终踩坑。但这一次,来自南京的肖女士(化名)遭遇的骗局不一样——她被健身房工作人员忽悠,签订了数张协议,以信用卡和花呗借钱的形式,将20多万元转到该健身房的对公账号上。但没到3个月,健身房就闭店跑路了。

  近日,肖女士在社交平台上发帖称,“极地熊健身房诈骗!20.88万!2023年10月7日到12月11日间,我被位于南京市的极地熊健身房诈骗。他们以健身房业务扩张需要为由,诱导我办信用卡,先后从卡上刷走20.88万,并以赠送私教课作为回报,承诺3个月后如数返还本金及产生的利息。然而,2024年1月3日通知我,健身房原老板跑路,现已变更经营主体。”

  肖女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当时该健身房教练以朋友的身份接近自己,以“返还健身费用”的借口劝说自己。“第一次上私教课,私教就说健身房跟银行有活动,只需要办理几张联名卡,就赠送你私教课。大概大半个月后,我们逐渐信任了私教。银行工作人员来健身房后,我们才知道是要办信用卡。这些银行和私教团体合作多次,操作十分熟练。在我们没反应过来时就用信用卡刷走一大笔钱,直接刷给了极地熊健身房。随后教练承诺,这个钱公司是用去投资,3个月后全额返还。我们当时签订了全额返还‘协议’。而且很多受害者也都有录音,再加上私教的‘话术’,我们都相信了。随后几个月,众多受害人陆续通过信用卡、花呗、网贷等共刷了几百万元给健身房。直到前不久,私教通知我们健身房换老板了,他们都被解雇了。我们才知道被骗了!”

  对于为何丧失警觉被骗一事,肖女士表示,“我们为何会相信这种骗局?首先是有协议,协议上有极地熊公司的盖章;其次,有录音,录音里教练承诺会在3个月后把所有钱给我们;最后,这个诈骗不是发生在一天,而是历时好几个月。”据统计,受害者已达到30人以上,涉案金额达到600万元以上。她补充表示,受害者全都报了警,但是否能立案还不得而知,还有很多人打算通过法院起诉。至于向12345和其他部门投诉,他们均已尝试,但进展缓慢。她向记者出示的12345回复短信表示,“目前派出所正在受理调查此事,进展情况会第一时间告知大家,请耐心等待。”

  近日,上游新闻记者多次拨打极地熊健身房负责人和相关教练的电话,但均处于关机状态。肖女士和其他会员和记者说,目前涉事健身房已经被另外一家健身机构接手,原负责人疑似已前往苏州等地。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了新健身房,但对方表明了自己与极地熊健身无关,随后挂断电话。肖女士表示:“现在,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无比悔恨,但无力偿还巨额的信用卡欠款,心情十分绝望!”

  对于肖女士的遭遇,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健认为,以健身为由欺骗办理信用卡、转移他人资产的行为,涉嫌信用卡诈骗罪。但在没有侦查事实公布的情况下,以目前掌握的事实很难判断是团伙作案还是教练、经理个人作案。

  1月12日下午,负责跟进该案件的南京某派出所表示,嫌疑人已经归案,但具体细节尚不方便透露,“只能说人数不少。”

  除了南京,上海有不少健身爱好者最近一段时间也是焦头烂额。他们均购买了著名连锁健身机构一兆韦德的多年会员卡。但从去年夏天开始,多家一兆韦德健身房陆续关门,会员们不仅追回巨额会员费无望,连继续健身也难以实现。在社交平台上,多名网友发帖称自己作为老会员,想前往接手一兆韦德的新健身房“瑞竑健身”时,在健身时间上受到很大限制。有的门店甚至让保安围成警戒线,拒绝老会员入场,双方多次发生冲突,“我们就这样成了‘健身难民’。”

  企业官网资料显示,一兆韦德创办于2001年,高峰时在全国拥有超过150家直营专业健身俱乐部,拥有超过130万名学员,是众多高档社区、企业的健身服务供应商。但从去年夏天开始,多家一兆韦德健身房关门,仅在上海就有超过70家。去年10月,据新闻媒体报道,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金宇晴一开始还在某短视频平台承诺,“是遇到了些资金问题,但不要怕,我不会跑的,慢慢的开始卖房了。”但短短1个月后,就传出金宇晴跑路的消息,称他本人已携带资产前往瑞士,当初发表承诺的短视频账号也已经注销。

  还有网友专程跑到一兆韦德上海总部维权,发现早已人去楼空,只剩下催促缴纳租金水电费的通知,以及员工要求发工资的海报。对此有网上的朋友表示,自己之前选择的是一家小型私人健身房,结果没练几次就跑路了,好在损失不大,只有几百元。深思熟虑之后,选择了一兆韦德,“毕竟这是大牌子,因为算下来便宜,还办了五年卡,结果还是踩了雷。”

  去年6月,有浙商财团参与一兆韦德纾困事宜,并成立瑞竑健身。据瑞竑健身早期公告,他们承接了33家一兆韦德门店。但去年国庆假期后,多位消费者投诉称,其在一兆韦德被瑞竑健身收购之前所办理的单店预售卡,被通知未来可能没办法接着使用。一兆韦德大华锦绣店还发布告示称,“本会所即将成为瑞竑健身旗下门店,届时外店单店卡以及通用卡将没办法使用。”对此,上海市宝山区体育局曾表示,上海市体育局仍然在和新资方就该问题进行协商,目前单店的相关公告应被视为无效。

  1月12日下午,上游新闻记者尝试联系宝山区体育局,但未能联系上相关工作人员。

  老会员们吐槽表示,瑞竑健身不断抬高原一兆韦德会员入场门槛,如今很多店只让他们预约上午的锻炼时间,其余时间不开放,也无法游泳。对此,瑞竑健身方面表示,原一兆韦德会员可以付费转为瑞竑会员,这样就不限时间、不必预约。但一兆韦德会员认为,瑞竑健身承接了一兆韦德的多家门店,场地、器械设备、工作人员几乎都是“原班人马”,加上会员们都会存在高额会员费用无法追回的情况,理应保障一兆韦德会员的正常权益,不应该要求额外付费。

  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三年卡用户奚女士表示,她以前经常去长宁区东方剑桥店健身,但如今很难预约成功,“店里有很多保安,特别凶,甚至动手动脚。”五年卡用户蔡先生表示,销售人员告诉他,瑞竑健身后期可能会限制一兆韦德会员进入,建议他转卡,办理2年可以再赠送2年,但费用要一次性付清,“说到底还是要让我们继续交钱。”

  以上海光大会展中心店为例,在双方关系最紧张的时候,几乎天天发生冲突,附近派出所一天之内出警20多次。“一兆韦德老会员想健身的话,都到了不报警就不让进的地步。”一名会员感叹。

  12日下午,上游新闻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瑞竑健身。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毕竟他们是瑞竑的健身场馆,对于一兆韦德会员只能尽量满足,“以后可能会出现(限制越来越严格)这个倾向。去年是全时段可预约,今年就是部分时段了。不久的将来会不会更严,就要看公司运营后面的考虑了。”

  如今,一兆韦德老会员维权事件,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也闹得沸沸扬扬。有看热闹的网上的朋友表示,“一兆韦德卷钱走了,你们揪着瑞竑健身不放干嘛?”一名一兆韦德老会员回复他:“有没有可能他们就是一家,只是整了容?”

  一兆韦德和瑞竑健身到底是啥关系?2023年12月5日,上海瑞竑萱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微信公众号“瑞竑萱服务”以及“瑞竑健身”小程序发布了重要的公告称,“瑞竑健身”品牌及运营主体的创立、投资及运营,与原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及相关主体(以下统称为“原一兆韦德”)无任何关联关系。根据国浩律师(上海)事务所出具的法律分析文件,“瑞竑健身”运营的原一兆韦德品牌33家门店,系由运营主体瑞竑萱作为承租主体,与门店业主方(即出租方)签署相关租赁文件,承租相关门店的店铺并用以“瑞竑健身”品牌的独立经营,与原一兆韦德相关主体无关。文件还表示,“已经为一兆韦德会员提供了近300万人次的免费健身服务和约25万课时的免费私教服务。”

  但对于这样的说法,一兆韦德会员们并不认可。据上海新闻媒体报道,2023年12月,有消费者投诉了瑞竑健身七宝店。闵行区文化和旅游局执法大队答复:该店经营主体为上海瑞竑萱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闵行四分公司。负责这个的人说,目前经营主体已变更,原一兆韦德会员现可接着使用场所设备。区文旅局执法大队将通过函件方式将投诉转送至闵行区体育局处理。如仍未解决,建议举报人走司法途径维权。12日下午,上海市市监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不清楚最新进展细节。

  对于一兆韦德老会员和瑞竑健身的矛盾,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健表示,当健身房更换经营主体时,如果未经老会员同意擅自变更合同内容,就可能构成合同违约,消费者可以依据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进行维权,包括与健身房协商解决、寻求消费者协会帮助、诉诸法律途径等。在诉讼过程中,消费者应当提供充分的证据,证明健身房存在违法行为。

  1月11日,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、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在自己的社交账号发文表示,“一兆韦德翻牌为瑞竑健身,有哪些监督管理问题?”在他看来,瑞竑健身接手多家一兆韦德门店,在其原址上注册营业,属于典型的“翻牌经营”,但其中依然有不少值得商榷之处。首先,一兆韦德注销分公司前,并未发布告示通知消费者。而根据《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》第17条规定:经营者因停业、歇业或者经营场所迁移等原因影响单用途卡兑付的,应当提前三十日发布告示,并以电话、短信、电子邮件等形式通知记名卡消费者。消费者有权按照章程或者合同约定,要求继续履行或者退回预付款余额。其次,在一兆韦德已经因为单用途卡引发消费者大规模维权的情况下,监管部门坐视其“翻牌经营”,并无对应的行政举措。上述条例第18条规定:单用途卡行业主管部门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和文化综合执法机构按照各自职责,处理消费者投诉举报。因经营者停业、歇业或者经营场所迁移等原因,导致单用途卡无法兑付而引发的群体性投诉等重大事件,由市级单用途卡行业主管部门会同相关区人民政府处理。第三,一兆韦德公司已失信,非但未被惩戒,反而注销分公司毫无障碍。上述条例第25条规定: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应当依照国家和本市有关法律法规,将经营者单用途卡经营失信信息向本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归集,并依法对失信主体采取惩戒措施。“这样一家负债累累、官司缠身的公司,可以如此方便地大规模注销,实在令人费解。”

  1月12日,游云庭律师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自己实际上也是一兆韦德的会员,也算是受害者之一,“我还向有关部门申请了信息公开,但目前也不清楚一兆韦德的坑有多大,还没有公布。”

返回 >>
移动端底部微信二维码